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僅有你令我癡狂 > 第278章 愛有錯嗎?

第278章 愛有錯嗎?

    秦璽城自醒了后除了誰都不認識,更是連一句話都不說,多數都是愣愣的盯著某個地方發呆,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好在他到不拒絕進食,如此秦炎離和秦牧依依還能寬慰些,醫生也說了,恢復需要時間,他們也只能交付給時間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爸爸這樣的情況要持續到什么時候?”秦牧依依像是在自語,又像是在問秦炎離,這兩天她經常推著秦璽城去院子里溜達,然后東拉西扯的說很多,但秦璽城就像是沒聽到一樣,除了偶爾看一看秦牧依依,再無任何的反應,若不是醫生說他的聽力沒問題,秦牧依依都會認為他聽不到自己講話,雖然這事不能操之過急,但看不到變化,不心焦那是假。

    秦璽城能聽到,就是不回應,至于為什么不回應想必也只有秦璽城一個人知道,他到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,可卻急壞了秦牧依依,她真的很想秦璽城一下子好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今天就給爸爸辦出院手續,在家里或許更適合他的恢復。”看了秦璽城一眼,秦炎離道,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,那還呆在醫院意義也不大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秦牧依依點點頭,即便是VIP病房,醫院終歸是醫院,怎么都沒有家里舒適,而且家里有他熟悉的一切,或許對他的恢復有幫助,醫院這種地方呆久了會壞了心智。

    就這樣秦炎離為秦璽城辦理了出院手續,他和秦牧依依都要工作,也不想吳芳琳一個人太辛苦,便請了兩名特別看護,一方面照顧秦璽城的日常,另一方面也是幫助他記憶的恢復,相比來說他們照顧病人更專業,但他和秦牧依依也會多抽出時間陪他的。

    對于秦璽城的狀態,所有人都滿是擔心,唯有吳芳琳是開心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身體沒問題,所謂的記憶沒有也罷,從此以后他的眼里便只有她豈不是很好,驕傲如她,一直想俘獲秦璽城的心,到頭來卻是白費,沒錯,在外人眼里,她的確是很光鮮,可誰又知道她心里的苦,面對一個同床異夢的人,卻一點辦法都沒有,若是不愛也就算了,全當是搭伙過日子,可偏偏她愛上了他,卻換不來同等的愛,才不甘心。

    吳芳琳不是沒努力過,關于秦璽城和牧秋錦的過去,她也想過不用去在意,誰還沒有點過去啥的,只要以后他的心里只有自己就好,但秦璽城卻是癡情不改,任她怎么努力,依舊無法取代牧秋錦在秦璽城心中的位置,豈是一個悲涼就能囊括,也正是這種無法改變成了她心底的結,并逐漸扭曲,以至于無法接納秦牧依依。

    這些年一直都活在牧秋錦的陰影里,現在算不是是老天憐她呢,讓秦璽城成了這樣,再也不會想起牧秋錦是什么人,他能看到的只會是她,她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,自己已經不年輕了,也該過一過想要的生活,回頭再把秦牧依依處理了,她真的就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    自從吳芳琳承諾了一定會幫她,尹伊秀便在等吳芳琳的消息,可這都過去兩天了,那邊卻是連一通電話都沒有,難道自己就這么白白被利用了?不,她可不想當冤大頭,秦家那邊必須要給她一個交代,且這個交代還必須讓她滿意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是伊秀,伯伯的身體現在怎么樣了?”既然吳芳琳不打來,那只好自己打過去好,于是尹伊秀撥通了吳芳琳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伯伯挺好的。”吳芳琳回應著,對于她來說確實覺得秦璽城目前的狀況挺好的,公司有秦炎離在,她并不用擔心,她相信,要不了多久,秦炎離就能勝任秦璽城的位置,甚至會比他做的還好,等把秦牧依依的事處理了之后,她就可以和秦璽城出去度度假什么的了,從此以后過著幸福無憂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答應要幫我的,不會失言吧?”尹伊秀問道,她打此通電話的目的就是這個,所以便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阿姨不會讓你失望的,嗯,要不了多久,也就一個月的樣子吧,那時候我就幫你們籌備婚禮,很隆重的那種。”吳芳琳一臉篤定的說,也只需一個月,尹伊秀就可以有反應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這是真的嗎?”聽吳芳琳這么一說,尹伊秀難掩心底的興奮,再有一個月她就可以嫁給秦炎離了,這簡直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是,這段時間你就安心的呆著,我會幫你打點好一切的,你就安心的做個漂亮的新娘就好。”吳芳琳點點頭,很快秦牧依依就會在她們的視線里消失,到時候就是尹伊秀粉墨登場的時候,那時秦炎離將沒的選擇,身為母親卻成了最先算計兒子的那個人,關乎愛,或許吳芳琳更愛的是自己吧,除了自己的感受,好像誰都沒那般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阿姨,謝謝您,那我就安心等您消息了。”尹伊秀滿心歡喜的掛了電話,嗯,一個月雖然有點長,但相比她這暗戀的十年已經是很短了,看來她可以認真的去挑選一款自己喜歡的婚紗了,她要做A城最美的新娘。

    其實,吳芳琳這兩天天并沒閑著,她一直在計劃著自己的計劃,只有計劃好,才能萬無一失,這次是絕好的機會,必須是以成功收場。

    秦璽城成了這樣,秦炎離雖然揪心,卻也落了個清凈,畢竟吳芳琳便再也沒有逼迫他和尹伊秀的事,而尹伊秀也安靜的很,一直沒有做出什么舉動,也是,明知道自己喜歡的人不是她,鬧來鬧去也沒有意義不是,秦炎離想當然的以為尹伊秀是知道自己的態度后知難而退了,卻不知她和吳芳琳早就計劃好了一切,只等他入甕。

    對于競爭對手,秦炎離可以有一百種心機,然后步步為營,但面對自己的至親,他卻選擇了相信,畢竟是自己的母親,怎么可能不疼愛自己的孩子呢?俗話說的好,虎毒還不食子呢,何況有血有肉的人。

    秦炎離是信吳芳琳的,吳芳琳卻是想著怎么才能讓他按自己希望的去做,不惜采取過激的想法。

    后來秦炎離也曾質問過吳芳琳:既然你那么愛自己,又何必生我呢?生我下來就是為了完成你的仇怨嗎?倘若沒有他,也就不會生出這么多的事端

    是啊,都說母愛偉大,可以為了自己的孩子做任何的事,但那說的是別人的母親,不是吳芳琳,吳芳琳只在意自己的感受,為此寧愿讓秦炎離跌入痛苦的深淵也不會眨一下眼的人。

    吳芳琳的回答卻是:這世間有那么多女人可以選,如果你選的不是她,那我對你的愛一分都不會少,我會依著你所有的事,即便是你胡來我都會縱容你,可你偏要跟我對著干,非要和那個女人糾纏你不清,現在你卻來質問我,那你又有沒有想過自己都做了什么?我是你的母親,是給你你生命的母親,你卻為了愛情不顧我的感受,到底是誰的錯呢?

    吳芳琳的心早早的就千瘡百孔了,倘若秦炎離不招惹秦牧依依,并非她不可,她又怎么會這么做,他畢竟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,而且她以為自己這么做是在為他好,即便他不領情,她也不后悔自己的所為。

    愛有錯嗎?我只是愛了那個女人而已,上一輩的恩怨,您老又為什么遷怒到她身上?她什么也沒做不是嗎?那您有沒有替她想過呢?秦炎離很是無奈,她是自己的母親,他除了怨念又能怎樣。

    是啊,愛有錯嗎?誰知道在成長的過程中會愛上誰,倘若他知道愛上秦牧依依,險些送了她的命,那么他寧愿孤獨終老,也不會讓心底的感情流露出來,一切都是他的錯。

    尹伊秀急,吳芳琳比她更急,秦牧依依自己還不知道懷孕的事,但若拖久了她必然會知道,因此她必須要盡快的實施自己的計劃。

    秦璽城被接回家,如今還有看護看著,到是可以放心的,現在她只要專心處理秦牧依依的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依依,你準備一下,明天我們去C國。”吳芳琳道,這事必須要盡快。

    “這么快,可爸爸現在這個樣子,我想還是遲一段時間再去的好。”秦牧依依道,秦璽城現在的樣子很讓人不放心,她的病遲段時間再治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這是在家門口看病,想什么時候去就什么時候去,已經跟人家約好了,正好這兩天在,回頭人家要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,再聯系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,反正就兩天的時間,你爸爸這邊軒兒會照顧好的。”吳芳琳拍了拍秦牧依依的肩膀,等秦璽城恢復了,黃瓜菜就涼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聽媽媽的。”聽吳芳琳這么一說,秦牧依依便也不好再反駁的,免得吳芳琳怪自己不識抬舉,畢竟她也是為了自己好,于是點點頭,去就去吧,也是,反正就兩天的時間,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。

    秦牧依依又怎么會知道,她的點頭,讓她從此以后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。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
北京单场与竞彩足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