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畫妖1 > 第14章 藏匿

    那慘叫聲,非男非女,非人非畜,聽得人頭皮發麻,二叔倒抽一口涼氣,心說莫非......是黑尸如來的人在拷問村子里的孩子?

    那些孩子,都如王婷一樣被煉化成了人獸組合體,發出的聲音也是這般邪性詭異......

    一聲慘叫后,四下里又是死一般的寂靜,二叔感覺小王婷已經被冷汗打濕了,身子不停的抖,儼然已經恐懼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他想張嘴問,尋思了一下還是算了,一切.....等危險過去后再說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...嗚嗚嗚.......”過了一會兒,外面竟然回蕩起了傷感至極的哭聲,令人發毛的是,那哭聲...好像就在洞口周邊!

    這個私藏阿魏尸菌的暗洞,位于山體凹陷處,口朝側,所以二叔和王婷能觀察外界的范圍很有限,二叔驚駭納悶兒,誰在洞口兒哭呢?難道.....也是村子里的孩子?不可能啊?他們進來時沒人跟著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有人跟著,也不至于聽不見腳步聲啊,何至于哭聲突然出現在洞口旁?要知道.....山體洞壁離村子外圍至少有一兩百米的距離,地勢高低起伏,巖石突兀,就算屋子里的孩子們往外看,也決然發現不了他們的藏身位置。

    更何況.....王婷個子矮,二叔是爬進來的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...嗚嗚嗚嗚......”傷心至極的哭聲再次傳來,這次更近了,仿佛...哭者就要出現在眼前,二叔的頭發都立起來了!

    可是...光聞其聲,不見其人,感覺......那慟哭的人,離他們不到半米的劇烈。

    二叔驚愕的扭頭看向小王婷,小王婷雖是驚恐抖顫,但也瞇著眼微微的搖頭,暗示二叔不要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會兒,哭聲好像漸遠了.....但始終在山壁周遭回蕩,仿佛一個幽靈在山谷間飄來飄去。

    二叔倒抽一口涼氣,心說.....這他媽的,不會是鬼吧?

    這黑尸如來,駕馭僵尸,妖類,想必鬼類之屬應該也能控制,自己早年收寶的時候就碰到過哭喪鬼,娘的!這會不會是一個套路的東西?

    應該不是那些小孩子,方才王婷說過,那些小孩被關在屋子里,只有她才能出來找吃的。

    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!這一次聽得更加刺耳,感覺...像是給一個太監施酷刑,公鴨嗓中透著娘們兒音,簡直讓人想吐!而與此同時,二叔余光瞥見,外面的亂石叢中一個高挑的白影兒閃過,一蹦一跳,好似白無常!

    他驚顫不已,那是什么東西?好生的邪門!下意識的身子又往后縮了縮,而手掌騰挪間,感覺有什么東西在羈絆,輕輕一摸,不禁又是一驚!

    但見自己掌心中......那根白毛又鉆了出來,和婷婷已經殘廢的手臂,連在了一起!

    天吶!妖翎又要搞什么鬼,老弦牽扯著兩人.....綁在了一起,動也沒法動,稍微一扯,王婷疼的觸電般的抖!

    二叔懵逼的眨眨眼,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?

    外面又傳來了哭聲,還有模糊不清的...悉悉索索的咒罵,二叔此時已經判定,正是那一跳一跳的怪物發出來的!娘的!那莫非...就是師父所說的哭兇!

    哭兇是一類僵尸的統稱,襲擊人前,會發出類似于哭泣的聲音,或像女子,或像老人,主要是生前的怨氣過大,死后成僵依舊無處發泄情感,正常的陰氣吐納間發出的都是哭聲。

    尋常的旅者客商,若是發現一間老屋子里并無燈火,也無人煙,卻時時傳來哭泣的聲音,碰見鬼是輕的,要是碰見了哭兇,那可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!

    這地下世界中,黑尸如來收集了一群詭異的僵尸邪祟,出現哭兇不足為奇,只可惜師父不在,不然垂眉指甲,哭兇舌頭......這些她要收集的材料全都齊了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師父去哪兒了?還在陰間,或者.....仍在孫柱子家里,再或者說,在虎娘子開廟的洞口等待?二叔拿不準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不在自己身邊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的過去,外面的世界再次恢復了平靜,能聽見的...只有小王婷的喘息,還有人家的心跳聲......二叔察覺,這小家伙不抖了,而且,呼吸吐納間竟然還透著舒服愜意的感覺......

    他側臉好奇的看,發現小王婷果真在陶醉,瞇著眼,像極了一只假寐的狐貍!

    “叔叔,謝謝你,”她聲音放的極低,噓聲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二叔聽見她說話了,也開口道。

    王婷抬起了左爪說:“叔叔,你看,我的手,被你的仙毛給治好了,你真是個神仙!”

    毛茸茸的狐爪一伸一縮,果真能動了,而且,連腫脹也消除,一如之前,二叔驚愕......天吶!這虎娘子的妖翎真是了不得,不光能修復自己,還可以救治別人!

    “丫頭,剛才外面哭的那個,是什么東西?”二叔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王婷眨眨眼狐眼說:“那是無常菩薩,是用人和蝙蝠煉出來的妖怪,他哭喪的時候,千萬不要動,不然就會被確定位置!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二叔倒抽一口涼氣,敢情...剛才這狗東西在釋放信號呢,和蝙蝠一樣,通過反饋的波段來確定敵人的方位!

    “叔叔,這家伙很不好對付,狡猾至極,它一旦發現了你,那哭聲就不再是哭聲了,而是讓你發瘋的喪魂曲,八大菩薩全都忌憚它,它是黑尸如來的得力干將,”小王婷低聲道。

    她頓了頓繼續說:“咱們要有耐心,在這里等,等上個三天三夜,然后再做計較。”

    二叔有些懵逼,三天三夜?小家伙好強的耐心,只是這無常蝙蝠確實邪門兒,必須找一個好的辦法對付它。

    “他經過幾次煉妖了?”二叔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王婷眉頭皺了皺,說:“至少5次。”

    “5次,牛逼!那它能活下來也是個奇跡,”二叔唏噓道。

    王婷點點頭:“確實是,第一次煉妖,成功的概率是五分之一,第二次煉妖,成功的概率是十分之一,然而到了第三次,成功概率就開始提高了,能達到三分之一,第四次是二分之人,到了第五次,成功幾率能有3分之2,洗髓完成后,概率自然就上來了。”

    二叔吧嗒吧嗒嘴算著,敢情五輪下來,就算后期概率提升,成功幾率也只有450分之1,也就是說,將近500個孩子,只有一個能成“材”......

    他瞎胡琢磨著,突然.....感覺身體有些不對勁,一股股強烈的欲念涌上了心頭,小王婷緊緊的挨著他,竟然讓二叔漸漸起了反應,特別是半妖身上帶著的那種輕微的狐臊,更刺激了他!

    二叔感到很恐怖!這種墮落感比妖魔鬼怪恐怖的多,之前師父沒來北京時,自己想要吃掉一個小姐的記憶猶新,看來.....江曉蕓是真的離開自己了。自己...又犯病了!

    他努力強迫著思維去厭惡王婷,但身體相互挨著,不由得他不心長草!真是片刻不能離開師父啊!自己...怎么會對這么可憐的一個孩子,還是半妖產生欲望!

    “叔叔,你怎么了?”王婷察覺到二叔的異樣,擔心的問。

    二叔臉漲的通紅,皺眉道:“沒...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身上的那根白毛,好像是千年妖精的妖翎......從哪兒弄來的?”王婷繼續問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先別跟我說話,讓我靜一靜,好嗎?”二叔閉上眼,表情痛苦的說。

    他努力的讓自己的心平靜,什么也不想,甚至...努力去回憶部隊里的生活,這才微微的,將那股子邪念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宛如繃緊的弦兒,二叔陷入了冥思中.......然而,邪念消失的同時,他也困意上涌,竟然稀里糊涂的睡著了......

    睡夢中,他又見到了安蓉蓉,和蓉蓉一起,手拉著手,在叢林中游走踏青。

    兩個人嘻嘻哈哈,宛如情侶一般,似乎之前的恩恩怨怨從來沒發生過,二叔只當自己和老家的一個小丫頭談起了戀愛。

    安蓉蓉一聲一聲明哥叫的親,她說她喜歡這片大林子,也喜歡那個敲鼓的老婆婆......

    兩人來到一個茅草屋前,推開門,看見一個薩滿老太婆正在剝著一個女人的皮!

    場面如此血腥,女人的肋骨森然若顯,內臟外溢,脂肪層也流的到處都是,十分的惡心,但二叔并沒覺得多可怖,可能是看多了殘忍的畫面吧,他更多的是好奇,這老太婆剝人皮干什么?

    安蓉蓉笑嘻嘻的跳到婆婆身旁,好奇的問婆婆剝皮干什么?這女人又是誰?

    薩滿老婆婆滿臉的褶皺,簡直就像一個成了精的核桃,笑瞇瞇的說,這是母子兇,用母子兇的皮蒙鼓,可以擊退一切妖邪,說罷,她一針一針縫著,二叔看見,她用的針,分明就是垂眉的指甲......

    畫面一切換,老婆婆手里拿著用母子兇人皮蒙成的手鼓,站在叢林的大石頭上不停的敲著,那陣陣鼓聲猶如地獄里傳來的撕心裂肺的哀嚎,震得松濤陣陣,巖石寸裂......

    恍惚間,二叔猛然驚醒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吃驚的看著身旁的王婷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怎么了?”王婷驚駭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二叔額頭滲出細密的汗,腦子嗡嗡作響,似乎......剛才那夢才是真正的夢,之前所謂的夢里夢,只是丟了“魂”兒!

    此時的他,強烈反思著二者的區別,夢里夢,是有邏輯的,而剛才的夢,毫無邏輯.......

    “哦,沒事,我睡著了,做了個噩夢,”二叔眨眨眼,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叔叔,你可真行,說睡就睡,什么情況下都能睡的著,”王婷笑嘻嘻說。

    她話音剛落,突然,一道白影跳到了洞口旁,二叔清晰的看見.....一雙猶如喪服般的白衫和古鞋子,那不是無常.....還會是誰?

    PS:發現推薦票和本章說越來越少了,大家幫忙多推薦給身邊的朋友看哦,免費又好看,不看白不看,哈哈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
北京单场与竞彩足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