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惡靈卡牌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身斗僵尸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身斗僵尸

    舒暢沒辦法不冒險,按照他們三人的實力,手段出盡,活命的幾率也只是微乎其微。哪怕史艾遷真拿到了棺材釘,也只不過是多了一份存活可能罷了。但是這只女僵尸的攻擊非常兇猛,而且還是個一碰就爆毒液的炮仗,異常難搞。

    再這樣下去,他和紫月壓根就不可能等到史艾遷取來棺材釘。退一萬步,就算拿到棺材釘了,靠近不了毒僵尸,也是然并卵。

    存活的唯一希望,僅剩下舒暢鋌而走險了。

    惡靈分身一進入母僵尸腦海,舒暢就感覺到了異樣。僵尸自然沒有靈魂,但是根據《妖怪千經》的說法,僵尸死前一口孽氣不散,尸氣被堵在心口,最后化為了尸丹。尸丹就猶如僵尸的控制中樞,控制著僵尸的本能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不刺破尸丹,哪怕是割掉了僵尸的腦袋也是然并卵,僵尸剩下的軀干一樣能行動。

    舒暢自然不敢用惡靈分身去和尸丹硬剛。但是僵尸的大腦空空如也,也就罷了。他看到的這些綠汪汪的東西是什么鬼?難道這只毒僵根本就沒有形成尸丹,只是憑著這些綠色的毒液而尸變的?

    再聯想到青云老道提到毒僵時,臉色非常陰沉。舒暢總有一股強烈不安的預感。不過沒有尸丹的僵尸好處理的多,至少他的惡靈狀并不怕毒液。

    舒暢用惡靈附身拼命的攻擊母僵尸體內毒液的瞬間,本來還想要攻擊紫月的僵尸,立刻就沒再動彈。

    紫月心里一喜,迅速從它爪子里抽出桃木劍。單手持劍,她嬌喝一聲:“道劍,一剎!”

    手中的桃木劍以眼花繚亂的速度,在一秒內連續攻擊了僵尸二十多劍。可這毒僵尸雖然外皮肌肉不算堅硬,卻也是有白袍六階實力的。紫月的桃木劍只將僵尸的外表砍出了十多道刀痕,對僵尸而言,這根本不算是傷。

    “北方律令旗,前道玄天,后道真武。如有不服者,斬。”趁著僵尸莫名的昏迷,紫月一擊未成功,便當機立斷進行了二段攻擊。

    她咬破中指,在桃木劍上一抹,道劍派劍術配合道術手決,凌空刺入僵尸喉嚨。劍剛一刺進去,紫月就臉色大變,連忙后退。

    從脖子的傷口處,僵尸本能的噴出了大量護體毒液。綠色毒液灑在地上,將地面腐蝕了大量的坑洼。還好紫月躲得快,否則毒液噴在她臉上,肯定會將她整張漂亮的臉蛋腐蝕殆盡。

    紫月咬著銀牙,有些不知所措。這只毒僵尸,簡直天生就是他們道劍派的克星。道劍派擅長近身攻擊,但是一攻擊僵尸,毒僵就會噴毒。傷了僵尸,僵尸就會冒毒。這還打個屁!

    母僵尸體內的舒暢也不好過。雖然他擾亂了僵尸體內的綠色液體,但是這些綠色液體不知基于什么原理,對他并不算無害。他惡靈分身的生命值在不斷的降低。

    撐了一分鐘后,他連忙撤了。飛回了自己的身體中。

    舒暢的神魂一歸位,僵尸就清醒了過來。它沒有痛覺,但是體內流失的大量毒液和它的血液無異,母僵尸憤怒的發出刺痛靈魂的嘶吼,它舉起爪子攻擊近在咫尺的紫月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空盾咒!”舒暢連忙用空盾咒擋在紫月跟前。

    紫月微微退后。

    僵尸極快的擊破空盾后,舒暢又是一個定身咒甩了過去:“紫月,過來!”

    舒暢看在眼中。紫月的道劍對毒僵尸的攻擊力度不夠,反而還被毒僵克的死死的。雖然僵尸怕桃木劍,但是不刺破心頭的那口孽氣,僵尸只會被桃木劍打的更加憤怒,而不會死掉。

    紫月聽話的躲到了舒暢身旁,舒暢猛地喝了一聲:“屏住呼吸。”

    說著他在手掌心畫了一個隱身咒,兩個人的身影立刻就消失在了母僵尸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僵尸能聞到活人氣息,主要靠的是追蹤生人的呼吸。根據《妖怪千經-現代修訂版》上的解釋。行僵的鼻子并不靈敏,和蚊子差不多,只能辨別人類呼吸出來的二氧化碳和荷爾蒙。只要憋住呼吸,它就聞不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僵尸的視覺,哪怕是行僵,也很靈敏。舒暢對這一點非常想不通。僵尸它從哪里來的視覺,明明它們的眼睛都已經干癟了,葡萄干似得,瞳孔翻白,眼珠里更沒有液體和晶狀體。

    不過不管多不合理,僵尸就是能看見,而且是物理層面上的可視。

    舒暢用了隱身咒將自己和紫月隱藏起來后,毒僵尸明顯懵逼了。它沒智慧,搞不懂剛剛還在攻擊自己的兩個小雜種,怎么突然就沒了。

    母僵尸失去目標,干枯的雙爪在原地胡亂的揮舞。腦袋亂轉動,憤憤的吼個不停。舒暢和紫月捏住鼻子,壓低身體躲在一旁一動也不敢動。一級隱身咒,只要動了就會解除。但欺負沒智商的僵尸還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就這樣僵持了半分鐘。毒僵尸的視線突然捕捉到了十米遠外,一個撅起屁股的身影。它張大嘴巴,猛地噴出一口尸氣,蹦蹦跳跳的開心的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那具沉重的黝黑棺材旁,史艾遷也挺開心的舉著屁股壓著腰,正在拆棺材上的棺材釘。

    因為是夫妻合葬棺材,這具棺材上的釘子取二九之數,足足有十八根之多。經過了大約三分多鐘的努力,他已經取出了10根,再兩分鐘勝利就在望了。史艾遷心里一松,甚至有些歡快的想要唱歌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覺一直沒有斷過的打斗聲怎么突然就沒了。還有,自己高舉的屁股上怎么老是竄過來一股涼氣?似乎有什么陰冷的風,在朝自己褲子縫隙的屁股眼里鉆?搞什么鬼?

    史艾遷不由得轉頭,一看之下險些魂都掉地上了。只見那只綠油油的母僵尸正好奇的將枯黃腐爛的臉湊在他的屁股前,離他可愛的翹屁只有五厘米遠。

    這家伙一緊張,連連打了幾個屁出來。

    母僵尸深深呼吸了幾口屁,一臉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臥槽,死變態。老子的菊花可不是給你瞧的!”史艾遷尖叫一聲,順手一根棺材釘就釘向了母僵尸的右眼珠子。

    毒僵尸吃痛,尖銳的嘶吼了一聲。棺材釘尖銳無比,天生就克制邪物,更不要說屬于母僵尸的棺材釘對它的攻擊還有加成作用。史艾遷活活將二十厘米長的棺材釘,從僵尸的眼珠子一直刺入了它的后腦勺。

    毒液從僵尸的眼珠子如雨噴出!

    史艾遷臉色瞬間煞白,他感覺自己肯定要死了。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
北京单场与竞彩足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