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幻靈之尋墓傳奇 > 第063章 賄賂趕尸人

第063章 賄賂趕尸人

    白楊立刻明白,所謂的吸人元氣,只怕就是趕尸人在搗鬼。

    他們借著活人沖撞了死人的機會,故意趕著那些死人追上活人,然后借助死人的恐嚇,從活人身上敲一筆錢財。

    鐵牛也想明白過來,說道:“好啊,原來這些趕尸人,還會敲人竹杠啊!”

    白楊趕忙扯了鐵牛一下,叫他不要胡說,又跟苗大哥說道:“這樣吧苗大哥,我們身上倒是帶了一些錢,本來想著這樣辛苦苗大哥,事后也是要有些報酬給苗大哥的!所以咱們還是找地方歇下來吧,真要被趕尸隊追上來,咱們……破財免災吧!”

    “這就對了,還是你這位作家同志想得開!錢財乃身外之物,花得出去,就能掙得回來!”

    苗大哥一下子笑逐顏開,估計白楊說會給他報酬,也令他格外高興。

    正好前邊就有一片空曠的山坳,三人就在山坳里停歇下來。

    鐵牛要找些干柴生堆火起來,以免晚上被野獸侵擾,苗大哥伸手攔阻,說道:“你們沖撞了趕尸隊,生堆火起來,豈不是正好給他們引路?”

    “可晚上萬一有野獸來了怎么辦?尤其遇到狼群,沒有一堆火頂著,狼群豈不是更兇了?”鐵牛說。

    “真要遇到狼群,你生堆火也不管用!”苗大哥說,又加兩句,“放心吧,這附近有趕尸隊要走夜路,不管是狼群還是老虎豹子,都會躲得遠遠地!不過你們要是不放心,可以先找些干柴,等趕尸隊過去之后,再點燃起來!”

    鐵牛白楊十分驚奇,白楊問道:“趕尸隊這么厲害,有他們經過,連狼群跟虎豹都要躲開?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!”苗大哥點一點頭,“為什么能趕尸?肯定是跟陰曹地府借了魂靈上來,狼群或者虎豹再厲害,也不敢跟陰魂做對吧?”

    白楊不信什么“陰曹地府”,但既然苗大哥這么說了,那肯定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片山坳里有兩棵很粗的大樹,真要有狼群來了,可以直接往樹上躲。

    所以白楊跟鐵牛說道:“那就照苗大哥所說,先撿些干柴預備著吧!至于燒不燒,等后半夜看情況再說!”

    鐵牛答應一聲,兩人便分開兩邊去撿干柴。

    還沒撿多少,有一只野雞被他兩個驚得從野草堆里飛出來。

    鐵牛一眼瞥見,張口就叫:“老白快打!”

    白楊在當護林員的時候,因為成日閑在老林子里無聊,練就了一手飛石打鳥的本事,雖然不敢說百發百中,但十中八九也還沒問題。

    所以聽鐵牛一叫,白楊幾乎是條件反射般撿起一顆石頭就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好打中那只野雞的肚子,只打得那野雞跌落地上,撲棱棱的亂扇翅膀。

    鐵牛大喜,趕著跑過去捉住了那只野雞。

    偏偏苗大哥也跟著跑過來,連連叫道:“你們干嗎?你們干嗎?快看看見血沒有?”

    白楊聽他叫得緊急,趕忙從鐵牛手里接過野雞來看。

    鐵牛卻道:“怎么啦?老白打只野雞下來,就算今晚不能生火,也可以等明天早上烤了吃!”

    苗大哥連連搖頭,說道:“你們剛剛沖撞了趕尸隊,趕尸隊今晚必定會來找你們,再要沾染上血腥氣,那些死人只怕就要變成血煞了!”

    鐵牛忙問什么是血煞,苗大哥顧不得解釋,只道:“就是能咬人吃人的東西,而且是把所有活著的東西全都咬死!”

    白楊很是吃驚,鐵牛卻有些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幸好白楊仔細翻看那野雞身上并未出血,遂將野雞揚手扔出,任由它撲閃著翅膀又鉆進了野草叢里。

    此時已是陰歷月初,一彎月牙早早地掛在天邊。

    三人坐下用了些水和干糧,白楊請苗大哥講了一些苗族的神話傳說,眼瞅夜色漸深,三人漸漸困了起來,遂商量著輪流值夜。

    最終確定每班三小時,由鐵牛值第一班,白楊值第二班,苗大哥值第三班。

    白楊靠著大樹干,盡量讓自己靜心寧神盡快入睡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起來苗大哥所說趕尸隊會追上來的話,心里就很難安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正有些迷迷糊糊,忽然有一陣冷風拂面而至,風中隱隱似有鈴鐺聲響。

    白楊一驚清醒,發現鐵牛也坐正了身體,正在側耳傾聽。

    回頭見白楊睜開了眼睛,鐵牛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你醒啦?也聽見了鈴聲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楊點一點頭,凝神細聽那鈴聲,感覺并不清脆爽耳,倒有些蕭索悠長。

    “你說這是不是趕尸隊的鈴聲?”鐵牛壓低了聲音又問。

    白楊尚未回答,突聽得“哐哐”兩響,很像是銅鑼發出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聲音比之前的鈴聲響亮了很多,苗大哥也一驚清醒,臉上變了顏色,說道:“這就是趕尸隊的攝魂鈴跟趕尸鑼,我說他們會一路找你們吧!不行,我可沒沖撞他們,我得暫時躲遠點,等他們走了,我再回來!”

    苗大哥跳起身來四面一望,很快跑到百十米外的一株大樹下,蹭蹭蹭地幾下子就爬到了樹上。

    鐵牛見苗大哥這般慌神,也有些緊張起來,忙問白楊:“咱們怎么辦?要不也爬到樹上去?那些死人,總不能也會爬樹吧?”

    “爬樹應該不可能,但他們倘若圍在樹下不走,豈不更加糟糕?”白楊說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苗大哥不是說了嘛,還是得從趕尸人身上下功夫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白白的掏錢給他?我覺得也太窩囊了些!”鐵牛說,一臉地不樂意。

    白楊笑了起來,說道:“也就是一兩百塊錢吧,再多咱們就不給了總行了吧?再說這么奇怪的事情,咱們就只當花錢看個稀奇!”

    鐵牛一聽也對,就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白楊生怕露了錢財被趕尸人看見起了貪心,先掏出錢包數出兩百塊錢另放著。

    此時那連續不斷的鈴聲、以及隔一陣響兩聲的鑼聲已經隔得很近,白楊張目遠望,可以看見兩只白燈籠,正一前一后往這邊飄了過來。

    漸漸行得近了,可以看到十條人影,全都穿著長長的袍子,頭上還戴著尖頂圓邊大草帽。

    其中最前邊的那個人影,一手上提著一只白燈籠,另一手不斷搖晃,鈴聲就從他手上不斷發出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的一個人,左手里除了白燈籠,好像還提著一只銅鑼。隨著他右手鑼槌時不時地敲兩下,就發出“哐哐”鑼響。

    而走在正中間的那八個人影,走路姿勢異常古怪,他們雙手平平向前伸出,整個身軀直挺挺地,膝蓋不彎,大腿不抬,僅靠著腳部的力量,一跳一跳往前挪動。

    每一挪大概能往前跳出半米遠,所以行走得并不十分緩慢。

    慘淡的月光映照在這些姿勢怪異的人影上,更加上鈴聲蕭索,鑼聲凄涼,在這山林野外,尤其令人渾身發毛。

    白楊跟鐵牛雖然膽大,也嚇得屏氣凝息趴伏在山坳里,只希望這支趕尸隊能從山坳上邊一路過去,不要發現他們兩個。

    事實上他們并沒生火,又伏在山坳長草之間,趕尸隊應該很難發現他們。

    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,領路的那只白燈籠居然遠遠地就下了山坡,引著那八個一跳一跳往前挪動的“喜神”,直直地往白楊鐵牛趴伏的地方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眼瞅著越走越近,白燈籠慘白的光亮,映照在鐵牛跟白楊驚栗的臉上。

    鐵牛方要跳起身來,白楊一把拉住,自己鎮鎮定定站起身來,沖著領頭那個打著白燈籠、戴著大草帽的趕尸人彎腰施禮,說道:“對不起了師傅,白天沖撞了你們,你看看要我們如何補償你們才好?”

    那人卻不說話,也跟他身后那些死人一樣,直挺挺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白楊在褲兜里摸出那兩百塊錢,故意先數出一百塊,向前遞到那人面前,說道:“這里有一百塊錢,就當是跟師傅們賠罪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人伸手接錢,卻仍舊直挺挺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白楊裝著咬牙狠心的模樣,將手上剩余的一百塊錢也遞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人伸手接過,仍舊一聲不出,一手提著白燈籠,一手搖響攝魂鈴,徑從白楊身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那八個死人,立刻一跳一跳,也跟著從白楊身邊直挺挺地跳過。

    白楊渾身發毛,盡量躲得遠些。就感覺每一個死人從他身邊跳過,都會有一股陰森森地寒氣侵入肌膚,真的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氣息一般。

    (請看第064章《鐵嘴鳳凰》)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
北京单场与竞彩足球